1. Dotnet9首页
  2. 更多分享
  3. 大佬话职场

有个程序媛上司是什么体验

码农故事汇,讲述码农的真实人生

有个程序媛上司是什么体验

当你看到“薛坚”这个名字的时候,不要想当然地以为这是个男人的名字,因为想必我们每个人都有切身的经历验证了“有时候通过一个人的名字来判断这个的性别行得通,但有时候未必行得通”。“薛坚”这个名字的主人的性别可以是男,也可以是女。

这里我不是想和大家辨别薛坚是男是女,而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下一个叫做“薛坚”的人的故事。

01

码农故事汇

薛坚目前在南京某互联网公司担任研发总监一职。该公司放在全国来说并不出名,可是在南京本土还算有名,共有员工五百余人。

对于一个互联网公司来说,重点便是产品研发与代码开发,也就是说大部分员工都属于研发部,薛坚所在的公司也不例外。薛坚的研发部近四百人都归她管。薛坚身居要职。

薛坚是“总”,下属们称她为“薛总”。公司里有许多个大大小小的“总”,可是没有哪个“总”能够像薛总一样,令整个研发部的码农们乃至其他部门的员工们谈“总”色变。

有个程序媛上司是什么体验

早上几个码农有说有笑地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叮”地一声合上之前,薛总进来了,码农们立即闭上嘴巴收敛笑容,连着身体也站得笔直,以一副十分严肃的面容齐声说道:“薛总好!”面对这似乎经过事先彩排好的问好,薛总轻轻地点了头,整个轿厢死一般的安静,码农们的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气氛压抑着,只因为里面站着薛总,薛总不喜欢工作场合嬉闹吵笑。

工作间隙,几个码农暂停下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动作,从抽屉里拿出些小零食互相分享。忽然某个从茶水间打水回来的同事步伐匆匆地冲了进来,小声地对大家说道:“薛总来了!”吃零食的码农们立即把零食藏进抽屉,在玩手机的码农们立即将手机锁屏、端端正正地放在桌面上,每个码农调整姿态,或是以一副全神贯注的姿态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或是专心致志地敲着键盘写代码。办公室里安静极了,只有敲击键盘的声音和点击鼠标的声音此起彼伏,只因为要进来的是薛总,薛总希望看到每个人认真工作的样子。

某个项目开例会,如果中间出现问题而使得薛总不得不介入进来,项目成员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会上发言小心翼翼,绝不敢有半分推诿的意思,不是自己的责任也得说成是自己的责任,只因为会议桌一角坐的是薛总,薛总喜欢有责任感、有担当的员工。

02

码农故事汇

和大众认知中的企业女高管的外在形象不同,薛总不是那种衣着讲究、妆容精致、每天开着豪车上下班的人。

薛坚今年正是四十刚出头的年纪。身材中等偏瘦,戴一副黑框眼镜。一头齐肩的、烫过的卷发显然没有被照料好,既不够蓬松、也不够柔软,有些随意地耷拉在肩头。

薛总平时不怎么化妆,只有在要见客户时,她才勉为其难地涂上口红化个简单的妆,最后那化出来的妆就像是去敷衍客户的。好在最后的效果不是以她的妆容来决定的,而是以她的实力来的。照薛总的原话就是:“我们做技术的,讲究的是用实力说话,如果靠美貌来取胜,我干脆招些美貌的小姑娘来我部门,弄个‘女儿国’好了。”

至于薛总的服饰则更加随意了,她似乎也不讲究什么搭配和审美,都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常常是价值不菲的大衣配运动鞋、冲锋衣搭球鞋,高跟鞋更是难得见她穿出来。这样的后果就是每个刚来(没有见过她发威)的新人都会将她误以为是打扫卫生的阿姨,以及被销售部的美女经理衬托得像个大妈。

可是这些又有什么呢?尽管薛总很“土”,可这丝毫不影响这些年来的升职加薪和如今的大权在握。

薛总就是薛总。

03
码农故事汇

薛总大约是在二十年前进的公司。那时候的公司处于刚起步阶段,远没有如今的规模和知名度。

彼时薛坚总是南京某二本院校的计算机专业的大四学生,一名即将毕业的准程序媛,在一次招聘会上遇到了公司的招聘人员并投出了自己的简历,经过简单的笔试和面试之后,双方相中了,薛坚毕业后进入公司工作,成了一名正式的程序媛。

有个程序媛上司是什么体验

年轻时候的薛坚平常话虽不多,却有着一股跟工作、跟技术死磕到底的顽劲。那时候还没有“996”一说,可薛坚过的的确是“996”这样的生活,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周末也过来加班,为的是把工作做好、做得更好。

同一批入职的几个程序员,只有薛坚一个女生,可薛坚却是几个人当中表现最出色的那个,公司年底给她调了薪,涨幅200元人民币。

入职三年半,薛坚身边的同事换了又一批,她却始终没有离开第一家公司的念头,她说:“在哪里工作都一样,关键是把现有的工作做好!”

薛坚的工作做得相当不错,她的工作态度和能力逐渐得到领导乃至老板的认可和赏识,对她委以重任,逐步开始管理项目。那时候的公司不够正规,职级也不怎么明确,薛坚那时的岗位是项目负责人,既要负责整个项目的技术问题,也要统筹人员的调配和资源的管理问题。

薛坚的第一个项目相当的成功,接着便是第二个、第三个。

薛坚在带第三个项目的时候,由于休产假不得不提前将项目交接给了另一个同事。她在家休假,人虽不在公司,心却时时记挂着项目的事情。果然,公司离了她还是不行,没过多久,项目出现重大问题,还没出月子的薛坚不顾家人的劝阻马不停蹄地赶回公司接手项目。

家庭和事业总是无法兼顾,倾向了这边便意味着冷落了那边。薛坚的重心都扑在了工作上,连刚刚出生的孩子都无法顾及。为此,薛坚的婆婆一度怂恿儿子跟她离婚,好在薛坚的丈夫理解她,稳住了自己的母亲。

04
码农故事汇

薛坚的拼为她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公司发展得越来越壮大,业务越来越多,薛坚的职级也跟着越来越高,薪酬越来越多。

薛坚变得更忙了,她不再忙着指导下属们的技术问题,那是项目经理和高级开发人员该干的事,她要与公司的高层们站在更高的角度做更为重要的决策。她坐飞机飞到这飞到那,她与领导们一起拜访客户开拓市场。这两年为公司筹备上市的事忙得没日没夜……

薛坚的脾气变得更加暴躁了,她不再是二十年前的那个懵懵懂懂的程序媛了,她如今是管辖几百号人的总监,人做了领导似乎便有了脾气,脾气多半是冲着下属发的,薛总也不例外。

如今的薛坚多了一项骂人的本事,恐怕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是何时掌握这项要领并将它发挥到令人难以容忍的程度的。最开始的时候,是她作为项目负责人对于下面的码农在工作上犯下低级错误斥责几句,那口吻是严厉的,严厉才能镇住别人。那斥责是能够令人接受的,并且产生了效果,因为几次下来,薛坚发现被他训过的人犯下的错越来越少了。她对斥责所带来的效果很满意,她逐渐把她当成了管理下属的皮鞭,谁犯下错,便狠狠地抽上几鞭子。

有个程序媛上司是什么体验

渐渐的,薛总的斥责变了味,她的斥责里夹杂了辱骂,那话里不再是单纯的描述工作错误的问题本身,逐渐涉及到了犯错者的个人问题,这简直超出了一些人的可接受程度。不止一个新来的程序媛被薛总骂哭在办公司,遇到性格刚烈的程序员则会斗胆顶撞,曾经有一个中级开发工程师不堪薛总的训斥,公然反驳回去,当场向公司递交了辞呈。

薛总对销售总监说:“我说他们几句是为他们好,现在的小年轻心理承受能力真是太差了,你看看刘玲就不错!”

刘玲是前几年进的公司,是曾经被薛总骂哭的程序媛之一。她哭归哭,哭完了照样写代码做工作,两三次下来,也就习惯了薛总的训斥了。四五次下来,薛总不再训斥她了,因为她得到了薛总的认可,薛总对她很满意。

刘玲去年被薛总提拔成了技术组长,组员们背地里叫她“小薛总”,因为他们发现刘玲的做事风格与薛总越来越像,她简直成了薛总的复制品。

不出意外的话,刘玲将会成为下一个薛总。

有个程序媛上司是什么体验

原文出处:微信公众号【 码农故事汇】,作者【年素清】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DATZi0WkGDa7ODlAUFfXbQ

本文观点不代表Dotnet9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